雁门关下野生叶茶植物变农民“脱贫致富宝”

中新网忻州7月13日电 题:雁门关下 野生叶茶植物变农民“脱贫致富宝”

早上5时多,山西省忻州市代县胡峪乡刘家沟村的20多名村民就到村庄周边的山上或山沟里,开始采摘沙棘叶。17时左右,刘家沟村村委主任杨国平再把村民们当天采摘下的沙棘叶,集中送到茶厂。

“一方面要抓住短视频的红利,另一方面要用直播做配合,然后通过种草和拔草合二为一实现落地。七分要做短视频种草,三分要做直播带货拔草。”李理称。(完)

今年3月20日,“山西药茶”省级区域公用品牌发布。山西省委书记、省长联手为这一品牌站台,力求把“山西药茶”打造成中国第七大茶系,这也为代县的野生叶茶产业发展迎来机遇。

杨国平介绍,采摘季每年有60天左右,每天有20多名村民参与采摘,大多数是贫困户且年龄较大。自采摘沙棘叶以来,每年能为这些村民平均增收3000余元。“我就负责每天下午帮村民把采摘下的沙棘叶送到茶厂,然后结算回现金。”

“淘宝全系列品类的产品都可以进行直播,相对来说它的丰富性更强,但是在淘宝直播的生态里面,目前头部非常集中。不过,淘宝直播也在改变这种情况,现在力推店铺直播,让更多商家进入直播赛道,获得淘宝直播的红利。”

此外,今年该茶厂计划投入收购资金150万元,并在收购季节,根据采摘量为贫困户每月补助300元到500元。(完)

李理称,直播带货乱象很多,目前很多直播带货的销售额不及坑位费的一半,品牌亏本;第二种情况,因为疫情,很多品牌有大量的库存,用非常低的折扣销库存,降完价现在涨不回来了;第三种情况是过去的一些直播带货中,走的是低价逻辑,但现在单纯靠低价,直播也不一定有好的效果。

“抖音上,用一些娱乐化的内容更易打造爆款;B站有很多的圈层,每一个圈层的文化不一样,种草就要抓住圈层里的核心关键人物做评测和内容分享;小红书上面也有很多大网红和明星,种草主要由他们完成。”

李理称,短视频种草可以提升品牌的知名度,实现对消费者心智的长线影响,很多专家型、高影响力人士做这样的种草,可以更好地诠释品牌的内涵和产品的卖点。

13日上午,代县辛高乡上桥庄村民韩爱珍骑着电动车送到茶厂一编织袋酸枣叶,卖了106元,这是她和82岁的父亲今年第一次采摘下的酸枣叶。“2019年我们采摘了10多天,收入2000元。”韩爱珍说,自村里发展药茶产业起,不仅使小小的酸枣叶变“废”为宝,还为村里年龄较大不适宜外出打工的村民提供了新的增收渠道。

李理还分析,每一个短视频平台都有自己的特色,在上面种草的方式也不一样,要因地制宜。例如,快手直播带货,平台上是“老铁”经济,需要找到“老铁“,让他做好物推荐,网友买的不是产品,是对“老铁”的打赏。

图为村民在采摘酸枣叶。王斌田 摄

“刘家沟村周边漫山遍野都是野生沙棘,以前基本没有什么经济价值。”杨国平告诉记者,从2018年开始,他就组织村里的贫困户及老人采摘沙棘叶,卖给山西滹沱河野生植物科技有限公司做沙棘叶茶,为村民增加收入。

在近日举行的2020第五届中国内容营销高峰论坛上,微播易副总裁李理谈到了直播带货和种草(网络流行语,把事物或商品分享给别的人)逻辑时,他认为,目前的直播带货存在一些乱象,操作不当甚至还会对品牌进行“反噬”。

“我们看到了直播带货的红利,但如何吃,很多品牌还不明白。” 至于如何解决上述情况,李理认为,这需要一些辅助,例如短视频种草。

“代县野生沙棘大约有10万亩,酸枣2万亩,文冠果1万亩,资源较为丰富。”山西药茶产业联盟理事会副理事长、山西滹沱河野生植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孟炜介绍,目前代县参与采摘沙棘叶、酸枣叶、文冠果叶的民众涵盖6个乡镇30多个自然村的500多名村民,其中近200人为贫困户,每年能为这些村民增收3000元到5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