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一眨这些上市公司股东榜大变!中外机构、私募、牛散突然杀入……

今年以来,约有40多家上市公司披露了回购计划。按照相关规定,在回购股份之前,上市公司需要披露最新的前十大股东持股明细。

仔细挖掘不难发现,不少披露回购计划的上市公司股东榜较财报已悄然生变,社保、养老金、境外资金、私募、牛散等纷纷进出其中。

“正常的股市环境下,如果想获得冠军,大致需要比较进攻性的操作”华南地区的一位基金经理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集中持股是获得业绩冠军的基本操作,如果没有集中重仓某个领域,尤其是高弹性的行业,想要获得超越同行的业绩,是几乎不可能的,但集中持仓也比较容易犯错。

股东变动情况:截至1月8日,相较去年三季报,社保基金四一三组合大幅增持2139.84万股,由第九大股东升至第四大股东。 

此外,常宝股份披露的回购事项中前十股东信息显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一零零三组合较去年三季度增持97.89万股。

固收类产品的畸形占比,也为女性基金经理提供了机会,女性基金经理似乎在固收领域更容易官运亨通。

保持手卫生非常重要。在外不方便洗手的时候,可以随身携带使用含酒精的免洗手消毒剂,在触摸医院公共设施后,或者离开医院时用肥皂/洗手液和流水洗手,或者使用含酒精的免洗手消毒剂清洁双手。洗手前不随便触摸眼睛、鼻子和嘴巴。

女基金经理在固收部门易掌握话语权

此外,券商中国记者发现,从女性基金经理的持仓偏好看,相对于男性基金经理前十大重仓股集中投资的策略,以及更加偏好科技股的投资,女性基金经理持股风格相对分散,且对大消费情有独钟,尤其对食品饮料、医药、日用品等领域有较大程度的偏好,显示出女性基金经理的策略更加倾向于投资组合的安全稳定。

从公司披露的三次回购实施进展来看,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回购金额已超过2亿元。

根据2月14日晚披露的回购方案,公司拟回购规模不低于3亿元、不超过6亿元,拟回购价格上限为24元/股。

公司本次回购金额在2亿元至4亿元之间,回购价格不超过14.5元/股,对应的回购股份占比约为1.16%至2.31%。公司前次“不超过 1.6亿元(含)且不少于 8000 万元(含)”的回购方案已在3月5日实施完毕。

在更早之前,还出现从事债券基金的女性基金经理非法操作股票,甚至导致老鼠仓亏损的现象。汇丰晋信基金公司的女基金经理钟小婧因“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就被上海证监局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并罚20万元。

股东变动情况:截至2月14日,相较去年三季报,社保基金一零七组合和四零三组合出现在前十大股东榜单中,持股数分别为1599.87万股、674.02万股,分列第五和第八大股东。其中,一零七组合前次进入股东榜还要追溯到2017年三季报,彼时的持股数为465万股。

股东变动情况:截至1月20日,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持股数量为2506.38万股。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其持续增持公司股份,持股比例由去年半年报中的1.82%增至1月20日的3.46%,现为公司第四大股东。

股东变动情况:截至3月16日,阿布达比投资局现身前十大股东榜,位列第八。

晨星中国基金研究总监王蕊进一步解释了中国基金行业中女性比例较高的原因:从人口统计学角度看,中国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相对较高,高等教育机构中的大多数学生都是女性。在这种背景下,会期待更多女性进入基金行业,因为该行业的入职要求相对较高。

3 月 9 日晚,公司披露与江苏华能(中国华能分公司)签署光伏项目合作框架协议。

此外,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也自去年10月以来,对恒力石化、塔牌集团、威孚高科等大幅增持,其中对恒力石化的增持数超过3000万股。

相对许多男性基金经理更偏向于集中投资的操作,比如一些基金经理的前十大持仓占比超过60%甚至70%,女性基金经理对前十大重仓股的持仓占比明显较低,比如由女性基金经理管理的兴银丰盈灵活配置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合计占比为33.71%。农银汇理消费主题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占比为40%,鹏华普天收益基金的前十大持仓占比为46%。

股东变动情况:截至3月16日,比对2019年年报的股东榜信息,社保基金一一四组合进入前十大股东榜单,持股数为1204.54万股,持股比例为1.01%,位列第九大股东。

女性基金经理更容易在固定收益领域“官运亨通”,固收领域的一二把手由女性担任的现象,在国内基金公司比较普遍。晨星报告认为,管理固定收益产品的女性基金经理,比股票产品多,这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成女性基金经理在情景思维和风险收益平衡方面表现得更好。

5.返回家后最好立即更换衣服,用肥皂/洗手液和流水洗手,或者使用含酒精的免洗手消毒剂清洁双手。

晨星亚洲及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基金研究总监陈永熙表示,亚洲在基金经理性别多样性方面领先全球。在大中华区和新加坡,女性被任命为基金经理的比例相对较高。一般来说,多样性可以优化群体决策。鼓励更多女性进入投资组合管理,能为投资者带来更好的成果。

2.减少在医院的停留时间。

她补充道,另一值得注意的地方是,晨星发现管理固定收益产品的女性基金经理,比股票产品多。这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成女性基金经理在情景思维和风险收益平衡方面表现得更好。

公司首次回购金额为760万元。

股东变动情况:截至2月5日,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持股数量为248.73万股,系消失于去年三季报股东榜后再次上榜。

分散投资,女基金经理偏好消费股

公司本次回购方案的总金额不低于3亿元、不超过6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12元/股。

券商中国记者发现,一些大型基金公司的固定收益总监大多为女性基金经理担任,而且这一由女性担任一二把手的现象比较普遍。如鹏华基金的固定收益部总监此前曾是一位女性基金经理,当时这位女性基金经理担任鹏华基金的总裁助理、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固定收益部总经理。天弘基金的固收机构部总经理、博时基金固定收益总部现金管理组总监、东海基金固定收益部负责人、国金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经理、兴业基金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富荣基金固定收益部副总监、东方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副总经理、德邦基金固收投资部副总监、天治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也均是由女性基金经理担任,显示出女性基金经理在固收投资上的职场竞争更具优势。

股东变动情况:截至2月21日,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持有公司11.16亿股,较去年三季报持股数增幅为8.95%。

2019年9月披露的信息显示,泰信基金的基金经理袁某因设立“老鼠仓”,袁某因此获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

从女性基金经理的持仓偏好看,相对于男性基金经理更加偏好科技股的投资,女性基金经理对大消费情有独钟,尤其对食品饮料、医药、日用品等领域有较大程度的偏好,显示出女性基金经理的策略更加倾向于投资组合的安全稳定。

另一方面,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结算减持2000余万股。

券商中国记者发现,女性基金经理持仓结构也明显区别于男性基金经理,这种差别甚至令女性基金经理很难成为年度业绩最佳者。

可以提前关注前往医院的官网,了解就诊程序,并在去医院之前,通过网上挂号、预约等形式减少候诊时间。可以利用远程就诊解决的,优先使用远程就诊方式。慢性病患者与社区医院保持联系,在家定期自测血压、血糖,如发现不适,及时与家庭医师电话联系咨询就诊事宜。

股东变动情况:截至1月23日,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凭借5400余万股的持股数量新进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榜单,并位列第五大流通股股东。

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步行前往的最好步行前往就近医院。前往医院的路上和在医院内,患者与陪同家属均要全程佩戴医用外科口罩,除非医师诊断需求不要随便脱摘口罩。人与人尽可能保持1米以上的距离。

晨星对女性基金经理的研究数据似乎也包括了私募基金经理,如果仅根据公募基金的对比而言,wind数据显示,截至4月9日,目前公募基金圈内共有2133名基金经理,其中女性基金经理有541名,占比为25%。即市场上约四分之一的基金经理为女性。但女性基金经理公募转私募也并不少见,高毅资产董事总经理孙庆瑞此前曾是中银基金的权益投资总监,易同投资的创始人党开宇也来自公募基金,在嘉实基金公司曾担任过研究总监。

虽然越来越多的女性基金经理进入行业,但晨星公司的研究数据发现,全球基金行业与20年前的情况很相似:2000年底,14%的基金经理是女性;到2019年底,14%的基金经理是女性。性别差距是基金行业的一个鸿沟,可能是由结构性障碍和隐性偏见的复杂因素造成。但这与她们的能力并无关系,根据晨星之前的研究显示,基金经理的性别不会影响基金业绩表现(基于美国的基金数据)。

一方面女性基金经理更多的从事债券类基金的管理,另一方面,女性基金经理在管理权益类基金时,普遍性的现象是,前十大重仓股的持仓总占比相对较低,也就是说,女性基金经理一般不倾向于采取集中持股的策略,这可能不符合女性基金经理追求稳健的心理特点。

2020年3月5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泰信基金管理公司“老鼠仓”一案的二审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书,泰信基金原基金经理柳某伙同他人,利用担任基金公司从业人员职务便利获取的未公开信息,从事相关证券交易活动,非法获利4619万余元。这已经是一年之内,泰信基金公司被曝光的第二位从事老鼠仓交易的女性基金经理。

4.避免接触传播,不随便触摸医院内的物品、环境表面。就诊楼层较低时尽量走楼梯,不乘坐医院电梯。

那么,自去年三季度至今,这些实力资金都在哪些公司做了调仓换股的操作呢?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女性基金经理追求安全稳健的投资,但女性基金经理的老鼠仓事件,在最近几年也在持续曝出。

以上信息或也解释,在过去十年间,由于国内公募基金公司疯狂扩张固收产品,权益类基金规模在过去十年间遭受基金公司的忽视。券商中国曾报道,截止去年三季度末,整个固收类产品规模达到9.84万亿,占整个公募基金总规模的71%,权益类基金规模仅为29%。这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监管人士去年强调公募基金应着力推动权益类基金的发展,在提升偏股型基金产品规模的占比上下功夫。